第三十六 魂王之怒

小说:苍悠古道 类别:穿越言情 作者:苍澄 字数:2097

秦峰神色着急,暗里直用拇指扣着指甲..想要动身去寻。但,又担心这几个徒弟走寻常路,反而会更加耽误时间。

正如这位秦长猜测样,榕等人为赶路,走遍各种林间小道。

兄,咱们这走,能在戌时感到知州城吗”妙龄少女拍打着腿上的蚊虫,疲倦的说道

榕闻言,也面露苦涩,要是因为在山庄吃顿山珍海味,他们确实用这的赶路。

“放心吧,这熟..入教的时候,个好酒的兄懒散的要命,领着东走西窜,摸出条近道、”

这条林间道,确实节省少时间..只过路途崎岖。甚至还需要翻个野岭,这可把后面弟累坏

兄...们还要走多久才到啊..快撑

榕胸腔发热,耐心安抚道:“就快..边就是知州城,这里已经能看见灯火

待这四人又“跋山涉水”阵,总算看见知州城高耸的城墙。榕虽已来过次,但再次见到还是由得唏嘘番。

城墙之上每十几尺就会队巡逻,每队三人..全都是开魂境修士,偶尔还能看见魂士境队长前来视察,相当森严。

愧是北域大城..光看就很具威势”瘦瘦的知哪里来股精气神,朝气十足。

在他身前的这位兄长眼神忽然凝,察觉到对。知州城门前道身影正在急速跑来。姿势..跟雄鹰要抓雏鸡般。

榕动容,本能的后退半步:“别看!!咱们的秦长..”

三人闻言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见长胡头随风奔来。

榕!!!!”秦峰大喊..

父!!!”

榕也大叫声,上前跑去。

这感人的徒场景,让后三人差点热泪盈眶,如此的徒之情,敢问天下大教..能几对

随着两人的距离拉近,他们幻想很多种你哭他叹的重逢之情。

可谁知,这二人刚相逢,秦峰就轮巴掌,打飞数尺之外..浑厚熟练的掌劲把握的甚好,硬是没打死这位兄长。

“你特的又给子掐时间…钱呢!!”

秦峰想让徐珍在街尾再多待刻钟,直接问自己徒弟讨钱。现在的他哪的气概,典型“强盗”的嘴脸啊。

“钱在这!”榕连忙爬过来,将腰中的钱袋双手奉上。

把夺过来,扒拉两下,脸嫌弃:“十五两银子,你丫的怎次比次穷

啊..”

父啊….教内的开销实在是太大..您在的日子,些长都出各种花头

开始“瞎话连篇”,想借以掩过自己路上擅自做东的过错。

几个傻东西又犯毛病?算..这次急事,等过阵子回去再收拾几个

的..”

说罢,秦头就撒丫子朝城内飞奔..根本没理会新到的三位弟子。

兄”妙龄少女试探的喊两声。

榕趴在地上,双手支撑,低着头没言语。这尴尬的场面,可算是丢尽他的“脸”

“别..别..先别喊…让兄先缓口气”他猛吸口林中气,想给自己撑撑自己的“肚量

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,现在身上分文全无…连进城的手续费都没得钱办理..问

妹要?真的是难以启齿。

兄..你别着急,这几日兄这照顾们,现在困难们肯定会帮忙的”少女瞥眼两个同门..轻声说道。

“对呀,兄..钱的事用担心,们给你掏”胖少年好似领会到少女的用意,如是说

道。

然而仅没感动,反而想找个地窖钻进去…这算什事,自己什时候轮到

弟妹来照顾

个…兄,刚才的是秦长吗..”少女咽两口唾沫,敢置信入教手册中的秦长竟然是这幅性格。

榕直起身子,感叹道:“对..刚才位轮的就是咱们的秦峰长..知道你们在想什..用担心,这秦长是坏人,也亏他在青冥阁,才能让教内长盛衰…..秦峰长刚才轮,确实是做的对..而且从长的程度来看,好像非常急用钱财。咱们的这次掐点,可能误秦长的事..”

榕突然正经的分析起来,感觉城内出复杂问题,能让秦长着急成这样的事情

,定是出大问题。

会入城..就拜托三位,情势容耽搁..咱们快点跟上去吧”

经自己这位兄这说,他们也意识到,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好的,兄”

城的秦头,直奔青商街尾,路上他总觉得些心悸,好的预感..

其然,男孩并没在自己的摊位上,只是留下破烂的卖身契..见踪影。

可能…怎会这巧,偏偏在今日!!!”秦峰心中大惊,随即涌上心头的是股怒气。

满头白发如魔乱舞..浓烈的魂力如夏日般的太阳,要扭曲这片空间..

但,秦峰怒归怒,并没分寸,他强制将外泄的魂力收敛,转身问向旁的摊主:“

请问阁下,刚才个男孩在这里蹲着..大概就高,麻布衣衫..还脏兮兮的”

知秦头是心急,还是怕这摊主识出来他所诉之人。将男孩的外貌描述的十分形象

旁的摊主此刻早就被吓傻,刚才他就在旁,明显感受到面前这头要杀人的气

息..现在秦峰又转身向他寻人..这位摊主哪敢隐瞒些什

他颤巍巍的指指东南角:“见过..见过..男孩被男子领走,往边去..”

“什时候!”秦峰慌..方向正是男孩曾经所讲的“仇家”---翎家

半刻钟吧..”

摊主话音刚落,阵狂风从面前挂起,掀掉他的摊位。

秦峰跃上知州城半空中,只手探..衣铺中的黝黑的桌子就像是受到牵引,直接破门朝秦峰飞来。

他挥手间便抓住这宽二尺,长八尺的木桌。紧接着..双脚隔空踏,冲向翎家方向。

空中的秦头想起徐珍的泛黑紫色的左腰,想起徐珍曾哭着问他--人命是是注定

的。

孩子才八岁..就吃过野草,捡过剩菜,被人嫌弃、唾骂、甚至都挨过石子..

管你翎家何能耐,祖上是谁!!今日若是敢动小子根汗毛,定灭你九族!

!!”

秦峰飞过青商街便落地飞奔起来..

知州城禁止飞行!这是死令..哪怕是城主,都能在知州城内擅自飞行..

但刚刚,秦头明显犯城内大忌,是他知,而是如今他已经被怒气攻心头,已经

在乎

至于为什落地,是因为秦峰想把巡抚队惹急..他需要时间。

盏茶的功夫,他便来到翎家大院门前..扛起八尺长桌就对着门口的两名看家护卫轮过去..

“今日小子交还于..你翎家就在这知州城内灭迹吧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