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79】.墨霖的记忆

小说:再无人间 类别:都市豪门 作者:我得瘦 字数:2855

配上音乐,效果更佳!

音乐:红炎——高梨康治

炽焱剑刃被已经倒地李一凡一只手紧紧握住。

己发力同时,也可以明显感觉到李一凡发力。在用力握着剑刃!

奇怪发力,看上去怎么也感觉出那一种面临死亡所迸发类本能,反而像故意在让己受伤一般。

那样一种颠覆了,忘乎所以疯狂让墨陷入一丝解。

眼前个和己孙子一边大年轻似乎怕死,甚至还向往着战斗中疼痛甚至死亡快感一般。

一时之间,墨眼前好像出现了多年前一个熟悉身影。

邪宗,李邪身影。那个败战神影子仿佛正在个少年身上重生!

此时已经无法再保持着身为一个长辈从容迫和冷静,心中杀意难以抑制,炽炎剑再次狠狠下压,刺向李一凡胸口。

李一凡握住炽焱手已经躺满鲜血,却笑着。

存在于战斗中疼痛早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成为了一种专属于快感!

第五标记开启。

李一凡周身一圈,顿时燃起无数团暗紫色火焰,突然朝墨袭去。

充分战斗经验告诉墨,此时想从李一凡要命手里抽出炽焱躲闪,绝对无济于事个连死都家伙,当然也会怕疼。

周身烈焰盔甲再起,欲图挡住那暗紫色火焰。可那暗紫色火焰却出乎意料轻柔,仿佛带着智慧。

见无法穿透那烈焰盔甲竟直接纷纷化为诸多细丝,顺缝而入,在墨身上燃烧起来。

无奈之下,墨握住炽炎剑手猛然发力,炽炎剑在李一凡手中生生转了一圈,无数鲜血洒落之下才被墨从李一凡手中抽出。

后撤两步,周身烈焰盔甲融进身体。炽焱剑横握在手中,散发出淡淡红色光芒,那原本在身上断燃烧紫色火焰尽数被收入炽焱剑中。

此处换音乐:失意——高梨康治

再看李一凡,已经爬了起来,此时正尽力掩饰着身体喘息,用残影剑支撑着身体,抬头看着己。看那样子应该血契之力已经透支。

与李一凡一战,虽完全碾压趋势,但墨最开始其实并未想要赶紧杀绝。

在刚刚,李一凡脸上出现那样一股曾经属于另外一个疯狂,那样子简直跟当年李邪一模一样。

看着眼前站在那拥有着李邪一样身躯年轻

禁勾起了某一段只属于墨和李邪回忆。所有回忆好像再次回溯到了二十年前。到了那一段对于所有都好像美好日子,也对于所有最后残留一点,快乐温存。

也正段回忆,段让至今铭记,刻骨铭心回忆,让墨彻底动容,甚至愤怒。

看来,李一凡,已经非死可!

二十年前

大战即将爆发之际。

作为整个神魔大陆屈指可数九阶九级契神士,墨和李邪很早便认识。

虽然年龄上有所差距,又所属帝国,但却并能阻止两亦敌亦友友情。还记得在大战爆发前一天,两个之间还分胜负。

打了,打了!”李邪叫道。

看着正扶着膝盖前喘吁吁额李邪,有些尽兴。

“怎么打了?你肯定还没用上全力呢!”

李邪则缓缓把剑收回剑鞘,赖皮道:“累了还行啊。”

看你怕用出全力输给,回到天虚那丢吧。”

“哎!”李邪正色道:“说了多少次了,别么叫老师。”

见李邪难得严肃,墨无所谓笑道:“你老师,又老师。再说了,阴谋诡计拐走了弟弟。”

“放屁!”李邪骂道。

“墨槿前辈愿加入们邪宗,怎么阴谋诡计了!”

“嘿!”墨槿纳闷道:“你怎么叫墨槿前辈,哥,你叫凭什么。来,也叫个前辈听听。”

墨槿说着伸出一只手,朝方向勾了勾,示意李邪叫一声来听听。

李邪双手抱在胸前,看了墨槿一眼:“你?”说着做了个相当表情。

见李邪摆出副欠揍嘴脸,墨“啧”了一声。

佯怒道:“你怎么回事?还想打架吧。”

墨叔,您看您都么大岁数了,怎么还像们年轻一样喜欢打打杀杀呢?”

听了李邪话更生气了。李邪平时没大没小,哪叫过墨叔?老弟都面子了。会儿张嘴闭嘴您您您,显然在嘲讽。

“李邪,你还真跟天虚一样阴损啊你。”

,你骂能别连老师一块骂啊你?!”

李邪平时被再怎么骂都没什么,唯独听得别老师天虚,禁怒道。墨见李邪真有点来气,在说话。

“再说了。”李邪缓了片刻又道:“先说了墨槿前辈本身愿加入邪宗说你,你墨能保证你辈子都说谎,阴损那么一次两次了?”

轻哼一声。

“别敢保证,但对天发誓,辈子都会欺骗朋友。哎!还有。”墨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还那句话,你小子可给小心点,你们邪宗现在可树大招风。”

“你没必要每次见面都提醒吧?树大招风……”李邪无所谓轻哼一声:“样,见得别己好。”

规律。”墨语重心长。

“规律个屁。”李邪放荡羁。

相视一笑,纷纷离开。

对于李邪而言墨个少有强敌,忘年交。而对于墨如此,在李邪面前可以需要拿出己长辈尊严,甚至可以像个年轻一样,血气方刚。虽然两身属阵营却并影响两相交甚好。

本来一切都美好。

但却在墨回到圣火宗之时,都变了模样。

父亲告诉墨,两大帝国和其几大宗已经达成消灭邪宗共识,将在当天晚上进行偷袭……

纵然墨和父亲大吵了一架,却依旧无法改变任何事情。

帝国与大宗之间决定,交易,互利,共赢。更替天行道!

从小便生长在规矩森严圣火宗。与蔑视规则,无法无天弟弟墨槿截然相反,墨偏偏却一个视规矩如生命主儿。

清剿邪宗。

帝国命令,父亲命令。

往上本该忠君,朝下也当尊父。事情,命令,只有执行。

……却终究没能实现诺言,没能圆了己发下誓……

一夜之间。

邪宗从万众瞩目,风光无限神魔第一大宗沦为了欲图称霸神魔大陆邪魔歪道。

两大帝国联合其四大宗连夜偷袭,太多强者,诸多生命,于那一夜此陨落。

而墨,便那连夜偷袭中一员。

弑神苑中,只能听到刀剑碰撞铮铮之音,和痛苦哀嚎。

于黑夜与李邪之间挥剑,那属于李邪同伴一刀热血,洒在了两脸上。

都愣住了。

好像那一泼鲜血,也要了两之间所有情谊命。

一步之遥距离,两个九阶九级强者同时愣在原地,三年还多友情此灰飞烟灭。

第一次觉得己握住手里剑了。那每次都可以紧握剑柄手,此时在颤抖。

周围滥杀还在继续,战争已然爆发。可两个面对面小空间却像时间静止。

良久。

良久。

李邪颤抖手,缓缓抬起,又猛地按住脸上已经冰凉血和那知道为谁而滚烫泪。

看了看手上红色,拳头死死攥住。又抬头看向墨。轻微喘息着。

“墨……”李邪颤抖声音已经开始沙哑,一双眼睛那么傻傻看着墨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在干嘛?啊?”李邪声音很轻,满难以置信情感,又突然放大,对着墨怒吼道:“墨妈在干嘛?!”

此时完全愣在原地,甚至敢抬眼看一眼几小时前好友。只颤抖说了那么一句。

奉……奉帝国之命,前来剿灭邪宗罪徒。”

李邪原本痛苦已,听到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那声音中一种嘲讽,笑得墨无地容。

李邪仰天笑着,大笑着,笑得一只手直捂肚子。许久才停下来。

再次抬头看向墨:“邪宗……罪徒。”李邪苦笑着:“可你下午还跟邪宗罪徒发过誓,说会欺骗朋友。现在便跑过来,杀了同伴?”

“李邪……”墨深吸一口气:“李邪,你听说,没……”

“啊,知道了。”

李邪满眼失望看着墨:“邪宗罪徒啊。你朋友……”

……”墨刚想解释,李邪却已拔剑。

平时常有切磋,其实力相上下。但对战,墨却发现李邪其实比己更强。其实知道,李邪虽然个二十多岁毛头小子,但平时却并喜争斗。两个在一起时候,反而个快五十显得更加乐战好斗。李邪其实并没有十成十己交过手。

次一战并同往日,双方带着立场,信仰,和绝望而战。李邪没有了任何保留,甚至带着杀心。再加上墨心中本愧疚无比,早已经无意与其对战,十几个回合已经败下阵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