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.搬走

小说:和你听月亮 类别:言情小说 作者:西沧里 字数:2330

个名为泽泽的大宝贝发的,她点开短信,看到里面的文字:泽和我在起。还配上照片,许璐张,泽和那个女的亲密照。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逼迫自己把所有的照片看完。

出轨凭什么这么对她?许璐才明白为什么泽这么多天晚上都加班,前天还去出差。原打着出差的名义和那个女起,她的心宛如刀割,眼泪汪汪的往下掉。

她就这么在街上蹲下,抱头大哭。过很久后,她给纪眠思发条信息:思思,我好难过,陪我吗?

纪眠思看到消息后,就赶到许璐的房子,她就看到许璐眼睛肿的像熊猫样,桌子上还堆满纸巾。

怎么?”,她就这么个闺蜜,谁敢欺负她,她就和谁拼命,“谁欺负?”

许璐忍着哭腔,缓缓开口:“泽那个混蛋出轨……”

纪眠思可思议,那个成天在她面前说会照顾许璐辈子的好男会出轨,原个伪君子。“那个龟孙在哪里,我要找架。”她真的很生气,全世界没有可以欺负

知道,前天说出差,知道吗……骗我,和那个女起。”

纪眠思听很生气,她恨得把泽那个死渣男巴掌拍扁,“,别哭,我们没必要为这样渣男落泪。”

许璐揉眼睛,眼神无望:“我……也想哭,可……浪费我多少青春啊!”

许璐就被泽追求同班的,那时候许璐也有很多追求,可她就被泽这种坚持还温柔的折服。直到现在,四年许璐四年的感情。

纪眠思好容易安慰许璐很久,许璐睡着,她哪里都想去,她担心她家会出什么事情,就没回JK。

宋瑾在JK训练到很晚,11点都没看到纪眠思回,心里有点担心。

给纪眠思发条消息:今天怎么没回

会儿,纪眠思回消息:我今天在朋友家睡,

宋瑾觉得自己瞎操心,管家那么多干嘛,可按耐住。

第二天起,纪眠思已经请假去公司,她定外卖,可许璐肯吃。

她只要,就知道那个曾经说要给摘星星摘月亮的男变心她就难过,她打心里就觉得她许璐哪点比过那个整容脸的女

纪眠思看下去,她愤然道:“知道吗?这个样子丑死,天底下的男为什么要为泽那个混蛋还流泪,听我的,劈腿的要脸,没必要为难过。”

许璐也明白渣男,自己能为这种死渣男流泪,“思思,我们今天去酒吧喝酒好好?庆祝我分手快乐!哦对,远离死渣男快乐!”

她们两个酒吧,许璐和前台点好几瓶酒,许璐就开始大喝起,而纪眠思有点心疼她。

许璐的手机响起,纪眠思瞥眼瞧见泽打的电话,“璐泽打开的。”

接,死渣男!”许璐要去喝她的酒,其的事与她无关。

纪眠思心中想,能就这么便宜泽,“看姐妹给点颜色瞧瞧,我让,然后我们待会……”

纪眠思接电话:“喂。”

泽听许璐的声音,“谁?璐呢?”

“我纪眠思,璐在我这,下吧,地址寒天酒吧。”

泽赶,看样子刚下飞机,身上衣服皱皱的,纪眠思在向招手,走过去看见在喝酒的许璐

怎么喝这么多酒?”声音中像夹杂紧张。

许璐笑着说:“为庆祝呀,泽,我给倒杯酒。”说完,她把瓶威士从泽的头上倒下去,液体流淌在泽的身上,头发也被弄湿泽显的十分狼狈。

愤怒,大手许璐的手:“妈的,在干什么?”

“给喝酒啊,喜欢这样喝么?哈哈。”

酒吧里很多都投过异样的眼光,泽觉得自己面子失透拉着许璐说:“跟我回家。”

许璐轻笑:“呵,回家?妈还有脸叫我回家?”,随后她又踩在脚上,“渣男还装成白莲花?”

泽慌乱,她知道急忙解释:“,怎么回事?”

“呵呵,泽做什么事情都知道么?吃着碗里的看着兜里的,说说怎么这么贱呢?”

她都知道泽也打算装下去,“……都知道?”

纪眠思恼火:“这种渣男,出轨还想骗!”

泽瞥笑,“我出轨,怎么的?问问她自己就没错么?”

“我有错?”许璐觉得自己真瞎眼,才和她起。

“老子和起这么久,起睡觉都行,说哪个男愿意和起?要身材没身材。”

这样,才出轨的,“泽就。”许璐努力逼着自己别流出眼泪。

“好,我,我们分手,好自为之吧。”

许璐大喊:“赶紧从我的房子滚出去,滚出去。”

“行啊,保证让到我。”泽讲完想走,纪眠思忍冲上去给巴掌。

啪,泽捂着脸,眼睛红,“妈的,纪眠思,敢打我?看我弄死!”看样子就像反手给纪眠思巴掌。

纪眠思以为自己就被打,结果有张手挡住

,宋瑾,直接推开泽的手,擦擦手:“打女算男么?”

看没打成,气急败坏:“妈谁啊,管别闲事!”

林俞然这时候走出,笑道:“她女朋友,能管么?”

泽本想再动手,却被宋瑾直接反手按住手臂,差点要骨折宋瑾才松开。

“啊啊啊,疼。”泽挽着右手,看到这么多,就敢动手想溜开,却被宋瑾抓住。

“我告诉妈要敢动她们,我直接送去见祖宗。”

“得得得,我动,我动。”宋瑾放开脸面失色的泽,泽连忙跑走

纪眠思走过对宋瑾说:“们怎么?刚才多谢。”

林俞然抢着说:“思思妹妹,我们刚刚才,看到们吵起,就过。”

宋瑾仔细打量她会儿:“没伤到吧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

林俞然看见旁的许璐,感觉面熟,想在哪里见过。

许璐看着宋瑾关心纪眠思的样子,心里感觉没有那么舒服,自己的好姐妹终于有男朋友,她看着宋瑾应该泽那样的死渣男样。

她又看着林俞然,那个抢她生煎包的男,“原,抢我生煎包的男。”

被她这么说,林俞然就想起,面前这个眼睛肿的像熊猫,妆也被眼泪弄花的女竟然那个女,林俞然觉得怎么也符合。

林俞然笑笑:“我没抢。”

纪眠思明所以,林俞然这样的感觉笑起像渣男,应该也坏啊。“怎么给?”

“那天下班,我准备买生煎包着,被抢先买,那最后份。”

“我可没抢,记错吧。”林俞然说什么也接受过高分等教育的

“行行行,多说。”许璐转头和纪眠思说:“思思,今晚要回俱乐部么?能陪我啊,我待在那里。”

纪眠思本这样打算的,毕竟直住在JK也好,而且让住,万泽再骚扰她怎么办?

所以她打算和宋瑾说完后就去收拾东西,“宋瑾,这段时间打扰太久,所以我想等下收拾东西就离开,谢谢。”

宋瑾眼睛里闪过舍,却安耐住微微的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