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.舔包第一,倒地第一

小说:和你听月亮 类别:言情小说 作者:西沧里 字数:2448

昨天和JK战队队员加训,很晚才睡觉,以至于睡到中午还没醒来。

眠思拿着手机翻了翻消息,J没发消息给自己玩了很久,才上了一个段位,因为青铜局都机,熟悉了键位后眠思已经可以淘汰机了。

想了想要不要发条消息让他带带他。还按下了手机键盘,发了条“大神,你空吗?要不要吃鸡?”。毕竟工作要紧,其他可商量。

林俞然开着一辆雪佛兰来到JK俱乐部,他昨晚被老爹骂了一顿,心情不很好。

“然哥,早上好。”小金一些队员早上就起来了,JK战队严格规定,比赛准备前早上必须去跑步训练。

林俞然瞧了一眼:“呢?”。

小金愁眉苦脸,说“昨天老大训练很晚才睡,现估计还睡觉。”

林俞然独自阳台抽上一根烟,成年好像总用烟来解决烦恼。

起来了一会儿,想下楼看到了吸烟林俞然。眉头一皱,他不喜欢烟味,所以也不吸烟,他喜欢干净味道。

林俞然掐灭了烟头,装过头对说:“妈家老头把车给锁了。”

“没把你卡停了就好了,整天鬼混到半夜才回去。”不以为然,论惨他还觉得自己排第一。现卡里还剩几千块生活,过几天又小金生日,他还想要最新款球鞋。

鬼混?洁身自好很!”林俞然本来想找吐槽一下,发现他这毒舌,每次不会安慰自己兄弟。

“得了吧,你都不知道找上门几次。”作势要下楼喝杯水。

林俞然心虚,愤然解释:“那些女喜欢钱们啥关系都没。”讲完,他只看到了背影。

看了看手机,大神带上分:“大神,你空吗?要不要吃鸡?”他倒忘记这茬了,昨天忘记了发几点开局了。

纤细手指敲着字,“等下吧,一点空。”

等了好久眠思躺沙发上看电视睡着了,等醒来时候已经两点多了。打开手机看,三条未读消息。

12:53分,J发来一条消息:等下吧,一点空。2:01分:你不玩?2.10分:不玩就下线了。

啊啊啊!段位!连忙给J发来了一条消息,“不好意思啊,睡着了现才醒来,能不能现玩?”

以为J可能不会再发消息了,毕竟等了那么久,耐心可能没了。

J:行。

这么快,这J第一次回复这么快,打开游戏,准备和J开局。

眠思很好奇,为什么四开局他老开两个打开语音说:“你为什么老喜欢双排啊?”

对方沉默了一会儿,他才不慌不忙说:“就够了,不需要其他。”

这句话,眠思莫名其妙觉得挺甜,感觉爆表男友力,一向对两种男控制不住,一声控,特别那种低沉磁性听起来很欲声音,二颜值高男生。

突然想得到这个男信息,犯花痴女生挡都挡不住。

“咳咳,能问下你问题吗?”眠思向来就雷厉风行女生。想做事情就会去做,而不会犹豫。

“什么问题。”

“你几岁呐?”害怕个未成年初中生,或者个几十岁大叔。因为网上那些声控爆照后,形象和本声音完全不符合。

对方没讲话,眠思害怕自己多嘴了,紧张说:“好奇,好奇哈。”

“26。”不喜欢和陌生说太多话,他答应上分不过为了工作。换别个,他理都不会理。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和电竞无关地方。

“噢噢。大神听说可以拜师,可以拜你为师吗?”眠思昨天一个玩时候东打西撞看见了拜师贴,打算拜J为师。

“随便吧。”

“好。”看见他徒弟列表只一个眠思顿时很开心。

眠思很好奇J每次都要带来P城,因为每次来了捡完装备就差不多都

果不其然,直接被爆了二级头。倒地上,等待J来救

“大神,倒了,救救。”不想自己成为他累赘,可事实就如此。

看见眠思就倒他面前,但左右夹击都,脱不出身。眼看着眠思血量快没了,他直接扔颗***过去,想借势救眠思。可惜对方扔了一颗雷,他们就全军覆没了。

眠思看见自己这局被扣分,十分痛心。觉得一定J级别太高,匹配对手差不多都能去当电竞选手了。怎么也没想到,天天陪打游戏大神,正一位名副其实电竞选手。

“大神,哦不,师父,你会不会觉得很菜?”眠思经过几局发现,大神每次被淘汰都途中。

“还行。”一向不喜欢打击自尊心。

眠思嘟嘟嘴喃喃地说: “师父,总感觉你段位太高了,让这个新手无法匹及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也想淘汰喜欢打感觉,特别爽,你知道吗?它就傻站面前,自己跑上来给头。”讲到这里,眠思就禁不住笑了起来,昨天机打爽,每次都MVP。

听着话,属实点想笑。描述机,觉得自己就像个机一样。干啥啥不行,舔包第一名,外送名号倒地第一名。

这绝对职业生涯里,遇到队友里面最菜一个。

玩了好几把,已经到下午五点多了。眠思点饿了,不好意思说:“师父,先觅食去了,下次再玩,”顺带添上一句“你明天什么时候空呐?”

“一点吧。”也该去和队友训练了。

阿超看见老大下来,连忙说:“老大,明天小金生日。你打算送他什么啊?”

吗?送个锤子。”快吃土了,给他们发完这个月工资,就只能等比赛拿冠军才钱了。

“哈哈哈!老大你这不开玩笑吧?”阿超第一次看见这么穷困潦倒老大,平时老大出手阔气,生日礼物都让寿星点名要什么。

一想到他好母亲,就无奈了低下头。女,果然不好惹。到现,他卡还冻着。

开车去朋友那里拿了双球鞋,支付完余额后,卡里只剩下几百块了。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狼狈过。

小金JK战队里面最小年龄队员,才19岁就出来打电竞了,当年选中他看他年小小就这么热血和热爱电竞,就收留JK了。

当年创办JK时候,林俞然作为他从小到大穿裤裆一起长大铁兄弟意然决定帮他,当年两家老头子都气疯了,他还他大哥可以帮他家老头打理公司,而林俞然作为唯一儿子当时就被他家老头打惨了。

可林俞然还帮了,但他不作为选手,而且作为JK创办合伙和技术指挥员。

JK虽然成立不久,但好队员都实力强。而几年比赛中凸显出自己实力,从而被外界冠名最强狙击手。

今天小金20岁生日,JK队都为他庆生。一起奋战兄弟,感情不知道多深。赛场过欢乐,也过流泪。

“生日快乐,小金弟弟。”阿超和几个队友祝贺,还没来。

阿超看见老大没来,对林俞然说:“然哥,老大呢?”几个队员也说:“对诶,老大咋还没来。”

林俞然对行踪完全不所知,他去哪里从来不告诉他。

“快看,老大。”阿超激动说,毕竟JK铁兄弟不会缺席任何重要活动。

拎了拎手中礼物,递给了小金,“你礼物,生日快乐。”

小金拆开礼物盒,那双他想要球鞋,眼睛都发亮了,幸福说:“谢谢老大。”

“哇瑟,老大你够意思啊,去年生日都没送这么好看。”几个弟兄都酸柠檬,感觉老大点偏心。

“你们一个个都哥哥,再说哪次没买好给你们。”

就没还小呢。”阿超不要脸说。

“咦。”林俞然对阿超表示鄙视,虽然自己也挺大了。

“行了,小金快点吹蜡烛。”

小金许了个愿望,他希望今年JK能够赢得和平精英职业赛第一名。

欢快生日趴伴随着夜晚来临也即将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