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怜我

小说:江难无所有 类别:武侠小说 作者:岁晏初三 字数:1797

“是谁欠了谁幸福,最后让我们这么狼狈。“

枝春见谢知温情绪起伏,想给些独自思考时间。

“女郎休息吧。”便往门外走去。

至少谢知温和谢是真心对待彼此,他们之间虽有着重重障碍,残疾、身份、误解、最后再加上老夫死,但心中却都有对方。他们之间爱情虽然比常艰难了些,可却是如此纯粹可贵。

枝春想起前世自己和谢述,轻而易举地就起又能怎样呢?因为眼就顾地踏进东宫,因为自己时骄纵就要苦熬皇宫里无数寒夜。

枝春才突然明白,所谓见钟情实为厢情愿。相爱从事。

少女怀春是爱,长久陪伴才是爱。

又想起了江难。离去之际,

他陪自己去吃江米条看烟花、他生气是因为自己害他担心、他也会因为被忽略而吃醋。江难好像满心满眼都是自己。

而这些都是谢述曾有过

枝春摇了摇头,既然看了,那就放下吧。

爱情从凌驾于另资本,爱了,那些过往也就烟消云散了。枝春现想赶快回到江难身边。

枝春出门就见到了守门外

生怕谢知温有什么意外,时想明白,伤了自己,但又怕知温见到自己更加伤痛。直伫立房外,痴痴往里面望着。

自从谢知温答应与谢成亲后,谢便决定什么都放下了,他现想和姐姐好好起。

可没想到老夫时想开就........

心中又是惭愧,又是痛恨自己让姐姐伤了心。

府门外,江难正倚石柱上闭眼沉思,脑海中都是方才谢说过那些话。

“我们该有敌意。”

“王爷,我懂看我师姐眼神。”

“江难,和我是。”谢同情对江难笑了笑。

原来时竟陷地这么深了吗?

“阿难”

远处,小姑娘急冲冲地跑来,把揽过他胳膊,

“阿难,我们回客栈!”

江难眼神暗了暗,跟上枝春步伐。

管前方怎样,为什么我都甘愿陷更深。

谢府此行,两皆是有些劳累、各怀心思。回到客栈,两便各自回了房间去休息。

“姑娘,青丘卫公子回信了。”灼灼上前,桌上放下封书信。

片刻,枝春打开信笺,细细读了下去,知看到了什么,持信手紧了紧,信上留下了抹皱痕。

枝春闭上了双眼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知是谁欠了谁,爱情里从来分对错。

深思良久,枝春才执起笔写了封信,信封上是“谢亲启”四字。

第二日早,枝春就收拾好了行李,与江难离开了客栈,重启回京之路。

这凤凰自己已没有理由久留了,剩下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。

揭开了当年旧事,谢知温应当会再心死而**,谢会痛欲生、将瘟疫沿着莲池洒下,又把火烧了谢府。

这些都会再发生了吧?

马车里,枝春静静躺江难阿怀中,江难总觉枝春比往常要依赖自己了。

这样就挺好。

此时,谢府。

“大姑娘今日离开客栈了,这是送来封信笺。”

看着信上“温怜亲启”,有些疑惑。

打开书信,

“书呈温怜师弟:

见字如吾。

可还记得客栈前那具尸体,我当时无意中嗅到了若无若有股药香,这药香竟与青丘之术有些相似,心生怀疑,这便与卫羡师兄写了封信。

料,竟勾连出当年往事..............”

腿是谢知温山主阁前跪了整整十日,才换来

署光炎炎,跪着。

大雨滂沱,跪着。

山主让卫羡送下山,却怎么也肯走。

待到第十日,山主才打开那扇门,出来见他,却是为了断了念想,

但谢知温是跪他面前,遍遍求着他。

望着台阶上血迹,山主心中忍,

这双腿是也想要了吗?”

“求山主了答应知温。”谢知温遍又求着。

“没有腿,他照样能好好活着。这又是何必呢?”山主无奈。

谢知温沉默片刻,眼眸中涌出了酸涩泪水,

“可我想让他开心活着。”

滴热泪砸了石板地上。

“山主,我并是谢府所出。如今这凤凰城我是留了多久。我走以后,谢府怕再无能护着他了。其实我并是想让他当什么凤凰知府,我是想给他些勇气,我离开后,他还能自己活下去勇气。以后虽没了我,但他却能湖中泛舟、迎风奏萧、可以站船头听着风声望晚霞。”

“我想,那样他会笑得多些,那样他也许..........可以忘了我。”

山主和卫羡慕知竟还有如此隐情,皆是面露恻隐,对这对姊弟也是心生怜悯。

……..起来吧。”见山主转回身,背对摆了摆手,犹豫道。

谢知温还是为所动地跪着。

卫羡连忙搀扶起,悄声对说。

“谢女郎,师父这是要答应了。”

谢知温敢相信、又惊又喜,还没来得及道谢,就身子倒、昏了过去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“谢女郎本是痴心待,我知师弟也是执念于们所受之苦谁也比谁少。顾,句话也留下。可心思之深、爱之切。如今往事再提,无论对错。温怜也切勿再逼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“老夫辈子有这么个女儿,料竟谢家父子竟害如此,心生愧意而死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与谢女郎能解开心结、祈求原谅,再寻个净地方,去过们逍遥自日子吧。”

双手颤抖停,脸上早已是满脸苦泪,慌慌忙忙、跌跌倒倒地跑了出去。下从没见过知府大这样狼狈。

疾奔到谢知温院里,把推开门,扑到谢知温床前,握住双手,时声泪俱下。

“姐姐,我错了,以后我再了.......”

“姐姐,求再怜我次........”

厢房内,见男女两泪打衣襟、彼此怜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