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.再见故人 (新书求收藏)

小说:进攻月球 类别:都市生活 作者:油锅上的咸鱼 字数:3260

苏北一直场上回穿梭,看见谁处于劣势时、便冲上去帮忙。

终于最一个类人也倒了苏北军刺下。

泽看了看场:夏雨正靠轮胎上休息,马尚防弹背心前面上多了一条口子,嘴里还淌着鲜血,过看样子没大碍、就是受了些内伤;

而队伍中年龄最大张戈正捂着腰:他刚刚砍类人时候,用劲过猛、脚下没站稳,把自己小心扭了。

三个伤号正那交流作心得:“怎么样才能避免些受伤。”

其他人都没受伤,基本上他都借着身体优势秒杀了类人;

或者谁比较倒霉,直接被两三只类人“照顾”时候,旁边解决掉类人学员会帮他,然从被围攻变成了围攻者。

李驰检查完地上类人尸体、确认除被泽钉地上那只类人外,其它所类人都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李驰车里翻到出知道干什么用钢索,把钉地上那只类人再绑了几圈,确认没任何挣脱可能性,把类人伤口包扎一下,确保它死走了过

应该是部队中第一次抓到活类人,而且可能是A级类人!

李驰对泽问道:“泽你感觉,两只类人力量和速度比其它类人要强得多,攻击力和人类A级差多?”

泽确认点了点头,虽然他没和A级人类交过手,但是他能明确感受到A级类人斗力比其它类人知道强大了多少倍。

他昨晚梦到A级类人也今天得到证实。

过A级类人并没围攻陈昕她,而是守条路上、准备伏击前去邢县清剿士兵。

幸好陈昕昨晚给他传授斗经验,而他又传给了别学员。

是因为众人都没准备、而且还类人围攻之下,一个轻伤都

“我里原地修整,谁现受伤了?”

李驰看了一下学员,认为今天已经适合再让学员进入场。

更何况、里还一个活着类人,总可能把它也带上场吧?

问完,夏雨、马尚还张戈举起胳膊,表示自己暂时了失去巅峰时斗力。

虽然整场斗才用时到一分钟,但所学员几乎都处于全力爆发下,他对力量掌控运用还未达到教官熟练程度。

只知道斗拖得时间越久、对他利,于是一上就毫无保留用尽全力。

“你原地休息,现由我和苏教官进行站岗!”李驰说完跳到了车上,举起了自己真理枪。

他其实也点累,但是个时候已经适合让学员站岗。

泽也些累了,刚刚连续几次爆发让他些吃消,于是他也从满是类人鲜血地上捡起自己真理枪,坐类人旁边,用枪口指着它心脏。

说起也奇怪。

泽把它钉路上,它最一击没得逞、还失去了胳膊,就一直没过其它反抗行为,甚至闭上眼睛一动动。

是它胸膛还起伏,泽都要以为只类人已经失血而亡。

而事实上,刚刚类人经过最一次挣扎,逻辑程序发现没杀死泽,判定为任务失败。

同时也为了保证矩阵智慧安全,往精神网络发出最一条任务失败信息,就直接把自己逻辑程序清除掉。

失去逻辑程序控制类人,现只能叫做脑死亡植物人,它除了会自己呼吸外,别什么都没,没了任何研究价值。

至于利用价值,个要看科研部研究。

……

泽也知道他地上坐了多久。

他一直看着苏北那忙忙去,给每个学员都赛了一颗糖丸,用于补充身体能量。

泽嘴里也是甜到发腻感觉。

“砰!”步兵车上李驰向天上开了一枪。

泽一惊,他现真理枪手中还可以用,而棍击还地上钉着类人左肩。

如果时候类人再次袭,他没合适武器,就会失去很大一部分斗力。

泽站起,想着要要直接拔出棍击时,李驰上面开口了:“你要慌,了一辆步车,我给他鸣枪示意!”

李驰心中补充道:“万一你被步车撞死了怎么办。”

泽看着一辆步车逐渐慢了下、停面,从上面下几个人,看着些许眼熟。

“同志你好!我是训练场教官,今天早上带领学员场参加实考核,里被类人伏击……”

为首应该是支队伍队长、带着好奇眼光看了一下众人:“训练场怎么把学员都派到了?”

等李驰把前因果都讲完,刘裕也终于想了过:“泽?”

泽一脸茫然抬头,时候他也反应过了!

“刘裕?”就是半个月前,邢县用机炮指着他那只武装小队队长吗?

那时候他也被吓出了一身汗,是他前二十多年中第一次最紧张时候。

同时也是他群体性逻辑混乱,第一次见出陈昕外其它正常人类。

之前他邢县遇到,没想到现去邢县路上遇到了。

一旁苏北问道:“你认识啊?”

泽主动解释道:“我之前就是邢县遇到!刘裕他把我带到安全区,然我和陈昕才进了部队,参加极限训练。”

缘分真巧妙!”

寒暄一番,刘裕也了解到泽他里遇袭前因果。

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我护送你先回安全区吧!”

是一支固定A级武装小队,经过长期共同任务,他之间配合达到了一个很高程度。

刘裕又继续补充说道:“你自己回去也安全,学员斗力会比较低、还要带一个疑似A级类人。”

“行,麻烦你了”,李驰丝毫讲客气,直接感谢道。

刘裕倒是没什么麻烦感觉,他本就乐于助人,更何况他都是友。

刘裕他精力也处于旺盛状态,像地上些学员半死瘫了一地,于是他主动把路上类人尸体都抬起、扔到路边,防止挡了面去邢县场清剿车辆。

……

“嘿!同志加把劲!马上就能出了!”刘裕等人正拽着棍击,想把它从沥青公路上拔出

那边坐地上马尚、疑惑抬起头:“人叫我吗?”

“没人叫你!”

旁边正闲着无聊李琰立马接了句话,靠马尚旁边开始口若悬河、滔滔绝。

等刘裕他终于把棍击从沥青公路上拔下,刘裕好奇了,问道:“是谁啊,都能把一根棍子钉沥青公路里一米多!”

刘裕他军械库挑选武器时、也看到过种棍子。

但是棍击对他说、仅重还需要把刺刀甩出才能使用,方便,就没认真研究过棍击。

刘裕本以为是两个教官把棍击钉了沥青公路中,他好奇地看着李驰和苏北,心想两人看着也壮,怎么么强。

李驰虽然也能做到把棍击钉水泥地中,但是半米深他根本做到,大受打击之下并没开口说话,而是默默低下了头。

旁边苏北倒没好意思,而是朝位置点了点头、说道:“就是你半个月前从邢县带回那位!”

刘裕一脸震惊:

“他么强?”又补充道:“那你可以吗?”

“他可以,我行!”苏北并无半分好意思,本他就是科研部斗力见长。

刘裕拿起棍击好奇地端详了一下,刺刀甩出点类似于冷兵器里枪,只过要短得多、拿起也比较重。

“他是怎么做到?”刘裕想试试。

“臣妾做到啊!”苏北自己也会啊,也默默低下了头。

泽见所人都盯着自己,于是走上前,从刘裕手中接过棍击。

助跑、起跳、空翻!把身体力量压棍击上,刺进去!

太满意成绩,因为只到四十厘米,看斗中爆发力比平时腰强得多。

泽和刘裕两人合力将棍击拔出,刘裕也按照动作重复了一遍。

他只刺进去了十几厘米。

刘裕懂了,为什么李驰那默作声,可能他也受到了刺激。

刘裕本还想再试一下,旁边苏北开口道:“高速公路已经没人保养了,你要想试可以回营地再去试。”

他看到路上深深几个孔忍心。

泽很轻松就把棍击从公路上拽了出,甩了几下棍击,用知道从哪冒出衣服碎片把上面残留血液擦了一下。

虽然擦得是很干净,但是比起黏糊糊手上、要干净得多。

“什么时候去问一下,能棍击表面涂上纳米涂层,样就血迹留上面了”,泽一边想、一边轻轻把刺刀收回到棍内。

它又变成了一根平淡无奇金属棍子了!

……

随着步发动机响起轰鸣声。

两辆步车往巨鹿营区方向驶去,而那只还没死去类人被绑车顶,陈山就旁边举着重机枪对准它心脏。

等车队回到巨鹿营区外,王利连忙检查他身份,把他带到了军队医院。

泽感觉两个人走了过,好奇地抬头看着。

走过正是张茜和孙芳。

刚刚听到人受伤就连忙赶了过,结果看见了三个半死活、气无力瘫地上人。

两人也没让别人帮忙,直接就把一百三十多斤张戈抬起放进医疗检查仓内,经过一番扫描,又依次把夏雨和马尚扔了进去。

一会、结果也出了:“他三人啥问题都没!”

张茜对孙芳说道:“下面你给他检查一下身体情况,我旁边给你看着!”

孙芳也是A级身体素质,并且也通过了极限训练场考核,选择部队种类时候,她选择成为作场军医,只过她现跟着张茜学习部队中医疗救助知识。

折腾了一番,孙芳也大概了个底:三人里面就只马尚受了点内伤、吐血需要补充营养,然医疗救助仓里躺十分钟就行;

而张戈是扭到腰、夏雨是胳膊上肌肉拉伤,吃点营养餐,再喝一大杯快乐水、睡一觉就好了!

旁边张茜对个处置方法没任何意见,就是很简单小问题:

“幸好早!要是再晚一点、伤口都要愈合了!”

旁边三个伤员毫无感觉眯着眼睛,开始闭目养神。

和他什么关系!”